1. <cite id="mhyxv"></cite>
          <output id="mhyxv"></output>

          武俠小說泰斗金庸與丹陽的不解之緣

          核心提示: 1986年初春,一個細雨霏霏的日子。正沐浴改革之風的江蘇丹陽,迎來了一位特殊的客人。62歲的金庸帶著他的夫人從香港遠道而至,第一次踏上了這塊曾在祖父、長輩口中和自己夢里出現過無數次的土地。

          武俠小說泰斗金庸去世

          據港媒消息,武俠小說泰斗金庸今日去世,享年94歲。

          金庸原名查良鏞,1924年生于浙江省海寧市,1948年移居香港。是當代武俠小說作家、新聞學家、企業家、政治評論家、社會活動家,與倪匡、蔡瀾、黃霑并稱“香港四大才子”。

          金庸先生的武俠作品深受全世界華人喜愛,包括《射雕英雄傳》、《天龍八部》、《鹿鼎記》、《笑傲江湖》,至今仍是許多戲劇、電影翻拍的經典。

          金庸與丹陽的不解之緣

          1986年初春,一個細雨霏霏的日子。正沐浴改革之風的江蘇丹陽,迎來了一位特殊的客人。62歲的金庸帶著他的夫人從香港遠道而至,第一次踏上了這塊曾在祖父、長輩口中和自己夢里出現過無數次的土地。

          祖籍海寧、早遷香港,金庸和丹陽看似并無交集,他為什么在30多年前的這次內地之行中將丹陽列入訪單?他和這座城市的緣分究竟從何而來?一切,要從光緒十六年、即1890年說起……

          ●祖父的丹陽故事

          祖父曾任丹陽知縣,深得百姓敬重

          光緒十六年,一位叫查文清的浙江海寧人,被朝廷派到丹陽任知縣。這個人,是彼時海寧望族查家的最后一位進士,同時也是原名查良鏞的金庸最敬重的祖父。

          丹陽日報資深編輯石勝華對于當年金庸到訪丹陽這件往事,知之甚詳。

          “說起查文清,不得不提丹陽教案。”石勝華說,到任丹陽僅數月后,查文清便遇到了震驚中外,后來更作為著名反帝斗爭事件而編入中學歷史課本的“丹陽教案”。

          那是在1891年5月,部分洋教士行為不端導致教會與民眾矛盾在日積月累后爆發,加上當時社會上廣為流傳的教會殘害嬰兒之說,數百名丹陽百姓圍攻當地教堂并將之付諸一炬,此事的波及效應甚廣,周邊數個城市都掀起了反教會反滿清的人民運動。

          清廷驚恐,加上懾于外國壓力,著查文清查辦為首鬧事的百姓。然而,對當地教士仗勢欺人的行徑多有耳聞且深惡痛絕的查文清,非常同情被迫揭竿的百姓,“別說全部查處,查文清就連抓一兩個人交差都不愿意。”

          查文清偷偷通知了所有參與圍攻教堂的家庭,讓他們連夜逃離丹陽。隨后又上書朝廷為百姓據理力爭說盡好話。但結果是,他被迫辭職,在剛剛晉升“同知”、仕途一片光明之時,回鄉為民。

          石勝華說,盡管查文清在丹陽任職前后僅僅年余,卻在百姓心中樹立了崇高的形象。“他去世的消息傳到丹陽后,百姓為他樹碑立傳流淚追悼。”當年受其庇護的幾十戶家庭和丹陽士紳尋到海寧,三步磕一頭行數里路,一直到查家,并集資為查文清買地擴陵。其中一位受恩查文清的丹陽人還定下祖訓,要后世子入查家為仆、女為妻妾,不納方可另外謀生。

          如是種種,足見查文清的俠義之舉在百姓心中之分量。

          1998年,金庸接受祖籍恰在丹陽的楊瀾訪問,提起了祖父這段往事時深情地說,他永遠佩服祖父這種高風亮節,更以做頂天立地的好人為己訓。

          ●書中的丹陽人物

          寫《連城訣》為紀念一位丹陽老人

          “最貼近凡俗人生和社會生活的一部另類作品,武俠在這部作品中只是一個外包裝和背景,其內核是對人性中貪欲的揭露。”

          這番評論,說的是金庸名作《連城訣》。在《連城訣》的后記中,金庸曾說寫這本書是“為了紀念一位在我幼小時對我很親切的老人”,這個老人就是丹陽人。

          故事又要從查文清說起。石勝華說,當年查任職知縣期間,經常調看過往案宗,清查是否有冤假錯案。而很快,一個叫和生的年輕人引起了他的注意。根據記載,和生是丹陽一個普通百姓,經營著一家豆腐店,為人非常淳樸善良。然而禍從天降,當地一個財主少爺垂涎和生未婚妻美貌,構陷嫁禍將其送進了大牢。關押期間和生被毒打致殘,未婚妻也被財主少爺強占為妾。

          出獄后和生悲憤交加,用刀刺傷了財主少爺,大仇未報反因此再入牢獄,飽受摧殘折磨。查文清辭職回鄉前,放不下含冤等死的和生,偷偷將他帶回了海寧。

          金庸幼時,和生便是他形影不離的隨從。他對這個不嫌棄自己身殘貌丑的孩子非常疼愛。一天,和生病倒了,病得很重。小金庸得知后非常著急,他帶著點心到和生房間里探望。沉浸在感動中的和生,以為自己不久于人世,一改此前多年沉默寡言的性格,對著金庸暢談心事,其中大部分,自然是關于他坎坷悲慘的一生。

          “和生的故事在少年金庸的腦海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”石勝華說,人世間真善美和假惡丑的強烈反差令金庸震驚,并且影響了他人生觀、世界觀的形成。“在他今后創作的武俠小說中,懲惡揚善、除暴安良和伸張正義成了永恒不變的主題。”

          和生在抗戰初期時去世,這個“幼年時很親切的老人”形象永遠刻在金庸心頭。這也難怪他會在《連城訣》后記中說,“‘連城訣’的故事就是在這件真事上發展出來的,和生到底姓什么,我始終不知道,和生也不是他的真名,他當然不會武功。”

          ●金庸的丹陽之行

          第一件事就是翻看丹陽縣志

          640.webp (13)

          640.webp (15)

          640.webp (14)

          5555

          石勝華說,由于祖父與和生的緣故,丹陽這個地名被金庸牢牢記住。“先祖留下光榮與遺憾的丹陽,和生歷盡坎坷磨難的丹陽,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地方?”

          這個情結久久纏繞在金庸心頭。直到1986年春。

          根據當年曾參與接待金庸的丹陽正則畫院老院長楊潮回憶,“金庸應該是到內地參加什么活動時,專門在日程安排里自行加上了丹陽之行。來的時候,只有他的夫人陪著。”

          石勝華雖然未曾親睹金庸在丹陽度過的一天,卻曾作為一個研究者仔細詢問過當年在場的眾人,故能為記者還原彼時的情狀。

          “他那時已經是享譽海內外的作家名人,接待規格很高。書記和縣長全程陪同,和他熱情地交流。”而據說,金庸到丹陽第一件事,便是翻看《丹陽縣志》,讀到其中對祖父查文清的褒揚后,他的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。

          金庸的丹陽之行很倉促,活動卻很豐富。得益于當年留下的一組影像,佐以石勝華、楊潮等人的講述,記者仿佛又看到了30多年前,改革開放的丹陽街頭,那道屬于一個62歲老人的清癯身影。

          在胡橋齊宣帝永安陵前,金庸看到了在風雨中屹立1500多年的南朝陵墓石刻天祿;在人民公園里,金庸觀賞了江蘇第一鐘——唐代中和鐘。“丹陽悠久的歷史和豐厚的文化積淀讓金庸感慨不已,進而完全理解了祖父晚年對這片土地的回憶和懷念。”

          在祖父曾居住過的界牌鎮,金庸看到了丹陽改革開放后的巨大變化,那一條條寬闊平坦的馬路和一排排整齊美觀的農宅……當然還有丹陽城內那個當年聞名全國的萬家歡市場,這些和祖父記憶里的丹陽古城早已天差地別,“金庸看得饒有興致,雖然眼前這些比起他所居住的香港仍差之遠矣,但結合幼時祖父與和生的講述,歲月變遷、歷史向前的那種氣息感覺,卻撲面而來。”

          喜愛書法和繪畫的金庸,選擇在正則畫院里度過了到訪的大半時間。楊潮記得,在得知金庸要來的消息后,他們連夜將庫房內眾多名家字畫“請出來”掛滿了迎賓室的四壁。金庸很仔細地一幅幅看過去,還不時來兩句精到的點評。“半天時間很快就過去了。”

          在畫院里,金庸收到了他此行最后一份禮物:由丹陽當地多名書畫家聯手創作的山水畫。“有人畫山,有人畫松,有人畫竹,有人畫梅,我畫了一塊石頭。”楊潮說起此事,仍覺興奮不已。

          作為回報,金庸也欣然揮毫,以一幅“懷先祖之遺愛,睹今賢之豐功”字卷,表達了對先祖的懷念和對丹陽的贊美。此字卷現在丹陽市檔案局保存。

          責任編輯:湯鵠

          本網首發

          丹陽視覺

          丹陽熱點

          贵州快三开奖一定牛
                1. <cite id="mhyxv"></cite>
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mhyxv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cite id="mhyxv"></cit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mhyxv"></output>